北偏东40º

爱阴阳师,爱小墨,爱桃桃,找碴的滚

初夏到盛夏 回家吧【玉雪】(亲情向)

乱七八糟我的锅
挺短的,所以完结了
本来也没想写太长

——————————————————————————

大家记忆,都是随着等级的增加,而慢慢回来的

玉藻前能想起来的事情越来越多了,神社,他的孩子,巫女……还有雪童子,火烧平安京……

不过在他想起这些之前,雪童子就已经不带他了,他已经变回那个绝代之妖玉藻前了。
雪童子不见了,好像是一点一点的不见的。在玉藻前能想起过去的事情的时候开始,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现在,雪童子不见了。
那个像雪一样,极冷,却在落下的时候极其温柔的孩子,不见了,他是他最后的家人,同时,有趣的是,他们也是仇人。

有点可悲呢……一个是失去儿女,一心想要报复阴阳的玉藻前,一个是因为玉藻前的仇恨而失去了爷爷奶奶的雪童子,明明他们是彼此世界上最后的家人,二人也都是为了家人而站在平安京之巅。

父亲,同时也是自己要复仇的对象
孩子,是要阻碍,杀死自己的妖怪

雪童子在玉藻前到来的那天就决定了,他帮他恢复妖力,也算是报答了他给予他的永恒生命,之后,雪童子就离开,继续踏上路途,修习,直到有足够的力量,去杀死玉藻前,为爷爷奶奶报仇。

晴明同意了,在玉藻前完全恢复的前一天,雪童子出发了。

雪童子离开前,晴明问过他一个问题
“你复仇完了后,要去哪?”
雪童子没有回答,也许是不知道吧

玉藻前很想雪童子,想雪童子小时候,还没离开神社时的模样,当时的日子真的很美好呢,他记得,雪童子还粘着巫女,让她教他巫女神乐舞,那时候雪童子的眼睛还是冰一样的蓝色,没有瑕疵,那才是他的孩子,他的孩子,就应该由他来保护,然而,他最终,什么都没能留下,巫女,爱花,羽衣,雪童子,都离开了

有小妖怪在背地里悄悄谈论玉藻前,说他是三大鬼王里最惨的一个,老婆死了,孩子没了,唯一剩下的一个孩子,还要他仇人。 玉藻前觉得,他们说的,很对

雪童子有一次做噩梦,哭着说要回家,如果可以,现在他真的想给这个孩子一个家,可是雪童子真的会接受吗?
雪童子认定的家,好像只有他毁掉的那个

对不起,孩子

玉藻前去找雪童子了,雪童子是完全没有目的地到处乱走,玉藻前找他儿子的路可见的多困难了。

晴明给自己泡了壶茶,坐在走廊上,盛夏就要到了呢
“他们一定会见到的,对吧,母亲大人”

博雅走过来,二话不说拿起晴明的茶杯就喝,晴明表示,博雅君你看不到另外一碗吗?
“我和神乐都能见到,他们一定也能,雪童子再怎么说,也是玉藻前的孩子”
博雅和晴明真不愧是一对的啊……

晴明在玉藻前走之前问到

“真的要去找他?”

玉藻前回头笑着说

“他是我的孩子啊……”

回归正题,玉藻前找到雪童子时,雪童子正在买兔子粮……店主还因为看他是个小孩子,所以还故意找错了钱。玉藻前正好这旁边的摊上买染料,一回头正好看到雪童子和店主争执的那一幕,雪童子在路途中,遇到的大多都是好人,像店主那样的无赖,还真没遇到过几个,雪童子本身就不善言辞,遇到这个店主,也只能默默地听着,无法反驳。

玉藻前生气了,欺负他儿子,这个人类一定是活腻歪了。玉藻前把雪童子拉到身后,然后一扇子轰了那个店主的店,店主气得全身哆嗦,指着玉藻前和雪童子说
“你们这些妖怪等着……我去叫阴阳师大人过来”
玉藻前不屑的笑着说

“你叫啊,谁敢欺负我的孩子,我就送谁去见见阎魔那个老太婆”

雪童子见到玉藻前时,说不惊讶是假的,他拔出雪走,但是手实在不争气,怎么也无法对着他砍下去,对着这个护着自己,把自己当孩子看的玉藻前,雪童子心底的坚冰,仿佛裂开了,他当然想有一个家人

不得不说,那个阴阳师有两把扫帚,他在出城的必经之路上贴了一大把票子 ,雪童子和玉藻前都受伤了,那个扫帚阴阳师死了,票子贴得太多,以玉雪俩人能力,最多就是让桃花来一发的事,那个阴阳师就不一样了,能力太差,自己炸死了自己。店主眼睛上挨了一下,玉藻前打的,牙掉了一堆,雪童子干的。

俩人在山上找了个山洞,玉藻前替雪童子挡了一下,被震的有些发晕,雪童子盯着躺在地上的玉藻前看了一会,走到他的身边,将冰凉的小手放到他的额头上,玉藻前看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是雪童子的,雪童子跪倒在废墟前,大喊着爷爷奶奶,还有蜷缩着坐在烧成黑色墙角,眼睛颜色慢慢变深,轻轻的说到
“爷爷奶奶……我好害怕……想回家”
雪童子将手拿开
“看到了吗?”
“看到了”

“我根本不想杀任何人,我只是想回家,只是想回家而已啊!你为什么不连同我,一起烧死?为什么要毁掉我的家?你不给我一个家,还不容许别人给我吗?”

玉藻前看着雪童子,雪童子眼泪止不住的流,他自己紧咬嘴唇,咬到发白也不能止住哭声。

“家吗?”

玉藻前用手指抹去雪童子的眼泪,抚摸着他的头

“我做你的家人好不好?”

雪童子吃惊的抬起头,脸哭的像从山蛙上摔下来的山兔

“别哭了啊,多难看啊。之前在买兔粮的那里,我不是说了吗,你是我的孩子,不许别人欺负”

玉藻前一只胳膊撑起身子,一只手扶着雪童子的肩,对他说

“大家都很想你呢,姑姑,庸医,彼岸花,黑白童子,大家都已经和我一样把你当做家人,如果你不接受我做你的家人,那么大家呢?”

雪童子用袖子在脸上抹了一把,对玉藻前说

“如果我把你当做是亲人呢?反正,我的命是你给的,你一直算都是我的家人,我真的好想回家……如果你能带我回家……那真的,太好了”

玉藻前在听到这句话,眼睛睁大了一下,然后搂住雪童子,声音略微带着哭呛地说

“好,我们回家,这就回家”

千里之外的庭院,烟花升起,夏日祭典到了

“小雪,吃饭啦”
“嗯”

家里最温暖的一句话,不就是这一句吗

无论经历了多少痛苦,能听到这句话,家就还在,那个孩子最终有了一个归处

——————————————————

如果策划让雪童子和玉藻前能成为彼此的家人
我的钱包就归网易!

评论(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