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偏东40º

爱阴阳师,爱小墨,爱桃桃,找碴的滚

初夏到盛夏【玉雪】

乱七八糟的什么我的锅
同好们食用愉快

前几天朋友在卷子上画了一只玉藻团子
萌到我流鼻血,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可惜是在卷子上画的
她说过几天送我小雪和大舅的书签
有这么个朋友真好吖

——————————————————
樱花飘落,夏天到了

雪童子是在窗外飘来的荷花的香气里熏醒来的,他的窗户正对着庭院里的池塘

“在外面明明闻不到什么味道,这时候怎么这么香啊”

雪童子嘀嘀咕咕地爬起来,看着窗外,外面的樱花树在樱花花的妖力作用下,一年都开不败,就像当年神社里面的那棵樱花树一样,不过那里的那棵不是一年都能开的。

雪童子是在冬天出生,并没有见到过它开花的样子,不过那个人给他看过他画的画卷,樱花如云,开得十分灿烂,巫女大人站在树下,笑得好温柔……不知道那幅画卷还在不在……

“呐!小雪,醒了就过来吃饭,待会出去打御魂”姑姑从门外探过头来,招呼他

“嗯”

雪童子意识到,他在这里呆了快三个月了。

这里的式神很好,姑姑很会照顾大家,桃桃总是能在关键时刻正经一回,彼岸花姐虽然很傲娇,但是在大家都下场的时候能一挑六……但是没有一个能像那个家伙一样,细雪之下,解以妖刀赋予他生命……微微一笑,明艳天下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呢?
在那场大火后,九尾妖狐躺在雪地里,雪童子的脸颊上沾着他的血,手中他给的刀也是,血滴在雪地上,就行盛开的彼岸花

几个月前的一场大火,二人分道扬镳

“小雪!小雪?”桃桃的声音将他拉出记忆
啊,对了,还要去打御魂呢

忙碌的一上午过去了,御魂还是熟悉的生命防御,这还是晴明爆削大蛇三十轮的结果。

山兔:早知道是这样,还打它干嘛?虐待动物!

雪童子独自一人坐在廊下,看着院内的樱花树,盛开的樱花像伞一样,树枝伸出很远,密簇簇地开满了花,花瓣无风飘落。

“春来绕彩霞,群山尽樱花。
一朝飘零落,何惜颜色改”

雪童子轻哼着玉藻前曾经读给他听的和歌,想着在神社里的日子。如果他当时没有走,也许就能保护巫女,京都那么多人,老夫妇,就都没事了,可惜,他走出了神社。

“世事无常,谁都不会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

雪童子转头,看到晴明从召唤室里走出来,脸白白的

“比如说?”

“比如说”

晴明得意的揉揉鼻子,从身后抱出好小一只团子

“我今天会抽到玉藻前!”

玉藻团子,啊呸,玉藻前的面具在被晴明丢出来的时候掉了,小家伙弯下腰去捡,金黄色的眼睛水汪汪的,小脸白白净净的,身上一股奶香味,可爱到姑姑看到了估计得激动的晕了。

雪童子:(内心)好小,好可爱,和雪丸好像,好想揉揉,这么小,让我怎么砍下去手!

晴明:(内心)雪童子,要是这么可爱这么小只,你还能砍下去手,你可就是犯罪啊。

玉藻前的到来无疑轰动全寮,彼岸花表示,在这里这么久,头一次看到晴明自己抽出ssr,之前都是博雅抽的。晴明乐滋滋的把之前攒的一套爆伤御魂给了玉藻前,(以至于彼岸花不开心了很久)然后就把玉藻前扔给了雪童子。

理由:他是你爹,你不带谁带?

雪童子默默地看了一眼一手拉着他,一手戳雪丸的玉藻前,无语望天

“玉藻前这样到底是算我爹还是我儿子啊!这个样子根本下不了手,这样还怎么报仇啊!”

妖狐表示,他很乐意带小玉藻前,但是被雪女爆揍了一顿,因为,他要是敢对小玉藻前做什么,那绝对是犯罪!三飒起步最高死刑的。

玉藻前也是很粘着雪童子,毕竟妖力同源嘛,俩人相处的还是很好的。以至于

等到玉藻前长和雪童子差不多高的时候,寮里的狗粮店就又多了一家。

比如说:玉藻前在第一次打过章鱼哥的时候,高兴的冲回寮里,从后面抱住雪童子,然后俩人边走边聊的往院子里走,俩人还拉着小手……

桃花花:“说好的仇人呢……欺负单身狗?”
辉夜姬,雪女:“就是就是,欺负单身狗!”
彼岸花:“你们俩也好意思说,一个和万年竹约定暗号去竹林里幽会,一个和妖狐天天腻歪在一起电锯都锯不开!”
辉夜姬(脸红):“有……有吗?我是喜欢万年竹先生啦……可是……真的算约会吗……”
雪女(望天):“今天天气真好”
姑姑:“你们帮忙收下衣服,要下雨了。小辉夜你就不用了,万年竹在找你呢”

——————————————未完待续————

大本命:玉雪,狐雪,竹辉,馔月,匣百
吃玉雪,狐雪,馔月的对我来说绝对朋友
就是,都好冷罢了,嗯,不在意,不在意(假)……
产粮啊,同党亲们QwQ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