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偏东40º

爱阴阳师,爱小墨,爱桃桃,找碴的滚

【玉雪】剩下的日子我要你陪着我渡过

先发糖

————————————

距离那场战争过了许多年后……

某日,玉藻前拽着雪童子坐在走廊里喝茶聊天

“多少年过去了?”

“嗯?”

“我问你,你和我在一起多少年了?”

“唔……不记得了,反正好多年了”

“喂喂……看你这么正经认真,还以为你会记得很清楚呢……怎么还不如我?”

“……”

“怎么了?”

“那么,你说,多少了?”

“……啊哈哈哈,我其实也不记得了”

“……”

雪童子扭头就走

“喂,哎哎哎,小雪你别走啊,逗你玩呢”
……
玉藻前小跑着追上雪童子,从背后抱住他
雪童子在玉藻前怀里抬起头,看着玉藻前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你还是这个样子,都一!百!三!十!年!过去了!”
“啊啦~原来小雪你记得呀”

玉藻前伸出手轻轻地抚摸雪童子的眼眶,雪童子的眼睛很美,像翠绿的湖水凝聚而成,这双眼睛,在一百三十年前,曾被鲜血和怒火染成了血月一般的猩红

“当然记得,我又不像你这个家伙,记性又差,又
坏,又喜欢欺负我”

雪童子将玉藻前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他们俩的手都很白,不太一样的就是玉藻前的手修长又骨节分明,指甲上涂着大红的蔻丹,明明是男子的手,却比女子的还要好看许多。在多年前,这双手,杀死了无数人

雪童子的手明显还是小孩子的手,小小的,白白的,软绵绵的,手型也很好看,不过谁能想到,就是这样可爱白净的小手,却曾经提着名刀“雪走”,挥向现在他身后环抱着他的那个大妖呢?

“欺负你?嗯……我哪敢啊,你那么爱哭”玉藻前勾着嘴角笑着说

“你胡说!我哪里爱哭了!?”

雪童子气呼呼地瞪着玉藻前,脸颊鼓鼓地,可爱得很
“哦~那是谁天天晚上哭得扰民啊?人家小蝴蝶来找我好几次了”玉藻前伸出手指,戳了戳雪童子脸颊

“你!那才不算,说这种话,不怕遭雷劈啊”
“……”
玉藻前沉默了,手也从雪童子的脸上拿了下来,目光看向远方
雪童子低下头

“……对不起……说错话了”

说完就转身跑了

玉藻前回过神伸出手想拉住他,却连衣角都没碰到,玉藻前看着空荡荡的手,把手覆在胸口,叹了口气,他忽略了,那个孩子在失去家后变得敏感细腻的心灵

中午饭吃得极其不愉快,两人之间没人任何交谈,最多是玉藻前说句什么,雪童子“嗯”一声,午饭后雪童子去洗碗,玉藻前走到水槽边,站在雪童子身后,手从他腋下穿过,抽开了雪童子束着袖子的绳子,自己带上,对雪童子说
“小雪,交给我吧,今天我来洗”
雪童子低着头,浅棕色的刘海遮住了大半个眼睛,双眼半睁半闭,轻轻地说道
“嗯,麻烦你了”

当天下午,雪童子出去了,没有告诉玉藻前他要去哪,玉藻前也没出去找他,只是一直站在走廊里等,快到晚上的时候,下起了雨,雨很大,风卷着水雾吹到走廊里,玉藻前退到纸门后面,走廊已经被雨打湿了,雪童子还是没有回来
很晚的时候,雨停了,空气中混合着水的气息,水珠顺着花花草草的叶子落到地上,木门被拉开了,雪童子探进半个身子,大眼睛环顾四周,玉藻前听见他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还好玉藻前已经睡下了”
雪童子脚步轻轻地走过庭院的石子路,雪丸抖了抖湿透的毛发 ,水抖在雪童子脸上,雪童子笑着将雪丸抱在怀里顺毛,完全没有注意到玉藻前站在了他旁边。

“怎么这么晚?跑哪去了?”

雪童子抬起头,看到是玉藻前,笑容慢慢收回,到了声“对不起”就想转身离开,玉藻前从后面拽住他的衣领,雪童子有些生气的说

“你干什么?雪丸被雨淋湿了,我要去给它洗澡”

玉藻前不满的看着窝在雪童子怀里的雪丸,雪童子还没主动抱过他呢,这只臭兔子待遇都比他好!
雪丸感受到玉藻前的目光,挑衅似的又在雪童子怀里蹭了蹭,然后斜着眼看着玉藻前。
玉藻前生气了,好嘛,全日本的妖怪里也揪不出几个敢挑衅他三大妖之一的玉藻前,它一只连话都不会说的兔子,不仅和他抢小雪,还挑衅他!

玉藻前伸出手从雪童子怀里提起雪丸,然后随手一扔,雪丸飙泪地在空中画出一道抛物线,雪童子急着去捡回雪丸,却被玉藻前抓住扔进浴室里,玉藻前从外面关住门,说
“水烧好了,你先洗澡,兔子让它自生自灭去”
雪童子无奈的洗完了澡,换上睡衣,走出浴室就看见雪丸委屈巴巴的小眼神,还有傲娇地坐在一旁的玉藻前。
“哼,对一只兔子都比对我好,白疼你了”
雪童子将雪丸弄睡着后,将它放在一旁,坐到玉藻前身边,玉藻前看到他头发还在滴水,拿起毛巾给雪童子擦头发,雪童子的头发很软手感很好。

“对不起”
“嗯?”
“对不起,之前说错话了,惹你伤心了”
玉藻前叹了口气,雪童子一直是这样,一百多年过去了,还是只顾着别人的感受,自己有多难受,都一个人默默地忍着,从来不在别人面前掉眼泪,永远都是眼睛里水汪汪一片,然后走到只有他一个人的角落里滴眼泪。玉藻前常常站在他身后看不到的地方望着他,他不敢过去,他担心那个孩子的自尊心受不了。

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从雪童子的脸颊划过,玉藻前反应过来是雪童子在哭,没有出声,仅仅只是肩膀在微微颤抖。

玉藻前搂过他,雪童子惊讶地抬起脸,脸上有两道泪痕。
上次他在自己面前哭,还是在那次他差点杀了他的时候,他当时抱着他脖子,眼泪掉在他的脸上,他在一众阴阳师中护下了他。玉藻前记得当时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雪童子含着泪的眼睛,在哪一瞬间,他发现自己不是一无所有,他还有一个想要保护他,爱着他的孩子。

“对不起呢”
雪童子歪着头看着玉藻前
“为什么,要给我道歉?”
“不为什么,怎么?不接受?”
“不”
“你不接受都不行,以后,我要你一直陪着我”
“诶?…………嗯”
“睡吧,别想了,没事的,醒来后就又是一天了”

雪童子也困得不行了,闭上眼睛就睡着了,玉藻前抱着雪童子站起来,看着月夜轻轻一笑,转身进了屋子。

明天早上给小雪做什么饭吃呢……呃……好像一直都是小雪做饭给我……突然好嫌弃自己……

被二人遗忘在窗台上的雪丸……


——————————————————
我……罪该万死,昨天码字的时候睡着了
以至于今天这时候才发上来
在不写文玉雪估计就真的凉透了
嘤……
QwQ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