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偏东40º

爱阴阳师,爱小墨,爱桃桃,找碴的滚

一块白布之后的一系列 【玉雪】(还有其他cp出场)

题目真是想不出来了
又瞎写了一篇
内含水手服play以及一些别的cp
老规矩,救生衣避雷针自备
乱七八糟我的锅

————————………………………………——————————
  雪童子一个人坐在庭院的走廊上,最近晴明疯肝狗粮玉藻前很晚才回来,都不陪他,雪童子一个人又寂寞又失落。
     “雪童子,怎么了?好像不开心呢”雪童子扭过头,看到了自己的姐夫,妖狐。
       妖狐,这个寮里的撩妹能手,曾经撩走了寮里最难亲进的冰雪美女,雪女,雪女是雪童子的姐姐,雪童子理应叫他一声姐夫
         把这事说给姐夫听也没什么
“老祖宗没时间陪你?这简单,你给他某个惊喜,惊吓也行,让他关注到你就行,实在不行就玩个离家出走”妖狐想了想,眯着眼睛说到。
   
“惊喜啊,还是算了吧,玉藻前他活了这么久,啥没见过,还是惊吓吧”山兔在听了雪童子的话后,转身翻箱倒柜地扒拉出一块白布,递给雪童子,“你今天等到玉藻前回来,然后……”
     雪童子:我怎么感觉请教山兔是个无比脑抽的选择
     夜晚,玉藻前往雪童子的小院走去
“嗯?小雪怎么没点灯,又睡着了”玉藻前拉开纸门,突然窜出来一个披着白被单的小妖怪,那个小妖怪还因为被单太长,不小心踩在了脚下……
    雪童子在踩到被单后“咚”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头上挂着被单慢慢爬起来,看到玉藻前无动于衷的站在门前,扶都不代扶他一下,委屈的嘟起了小嘴
     玉藻前表示,不是他不想扶,毕竟老婆摔了谁不心疼,问题是平时笑都不笑一下的雪童子会披着一张白被单来玩恶作剧,这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总是要给他缓一缓的时间吧,在看到雪童子坐在地上,头上还挂着白被单,被单上还画着一张可笑的鬼脸……
     憋不住了,再憋下去该休克了
  雪童子看着玉藻前由小声轻笑,再到哈哈大笑,再到捶桌狂笑,感到一阵的委屈,他这段时间都不陪他,想吓吓他,他却是这个反应,他雪童子还能高兴才有鬼。
      雪童子气呼呼地跑进里屋,再关上门前还对着玉藻前喊了一嗓子
“你这个月别想睡床了!”
然后狠狠地关上了纸门,还用冰给冻住了
玉藻前:(小雪你听我解释啊~)

“那我睡哪里啊,小雪”
“睡地板,我要睡觉了,闭嘴”
“这寒冬腊月的,小雪你真的忍心让我挨冻吗”
“忍心,反正你一只千年老狐狸,又冻不死”
“小雪~不抱着你我睡不着~”
“滚,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
玉藻前表示,就那点小雪花能拦住他,晴明天就能抽到ssr

   第二天,雪童子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带笑的琥珀色眼睛,
“小雪 ,早~”
雪童子感觉身上凉飕飕的,一低头,好嘛,明明睡前是穿着中衣睡的,现在倒好,只有里衣还被拽下来一半……嗯?锁骨上面的红印是怎么……
然后寮里不管是睡着的还是半梦半醒的式神,都听到了一声尖叫,全被吓醒了

   然后雪童子的屋子就人满为患了

呃 ,据有关报道,花鸟卷的本子记载,当天一众式神进到雪童子的屋子后,看到了雪童子围着被子,咬着下唇,一脸愤恨地缩在墙角瞪着玉藻前,玉藻前笑吟吟地半躺着看着他。典型的事后表现

当时众式神心理活动如下:
姑姑:(玉藻前你居然敢对孩子动手!伞剑天翔鹤斩选一个吧!)
妖狐:(真不亏是老祖宗,办事效率就是高)
雪女:(我弟弟……玉藻前你真是禽兽啊,呃,不对他本来就是禽兽,那就是……禽兽不如啊)
晴明:(我嘞个去,这么快就完事了,大舅可以的啊你)
花鸟卷:(这次本子价格一定要再加上仨勾玉)
彼岸花:(绝代之妖就是不一样啊~喂,花鸟卷,本子打折不?)
桃花:(樱花你快过来看)
樱花:(哦哦哦,看到了看到了)
百目鬼:(赤鸡……我的眼球呢)
匣中:(真赤鸡……我记得匣子里好像有个录像机)
温柔体贴的风神大大:(一定要祝福他们两个呢)
荒:(连,你看咱们的事……)
辉夜姬:(雪童子你倒是反攻啊!)
万年竹:(辉夜你在想什么……)
玉藻前:(突然蹦哒出这么多人用闹哪样?我接下来还有动作呢!)
雪童子:(大家怎么都来了,好害羞呀)

   这场闹剧最后以姑姑说教了玉藻前六个小时为结局

      但是才过了一天不到,某狐狸就又开始皮了

       玉藻前再去现世逛了一圈后,带回来了一个糖果色的纸袋,怎么看都想是哄小女孩的……而全寮唯一的知情者,晴明大人表示,他要是说出来绝对会被大舅打死,所以为了全寮式神的幸福未来,他一定会守口如瓶

      玉藻前把纸袋递给雪童子,雪童子在打开后,懵了……袋子里面装着一件黑色的…………水手服
还有一条红色的发带……这是要把他养成女装大佬的节奏啊
       雪童子默默地把纸袋推给玉藻前,
“脑子有坑就去找桃花姐姐”
“穿给我看看嘛,好不好,小雪”玉藻前轻轻地环住雪童子的脖子,在他耳边撒娇
“不好,还有,不要叫我小雪”
“……你自己穿还是我给你穿”
玉藻前把手搭在雪童子的领口上,笑眯眯第威胁到
“你就不怕我永远不理你吗”
“不怕,我总有办法让你理我的。好啦,赶紧说,是自己换还是我给你换?”
雪童子再算了算如果和玉藻前打一架赢的几率后,决定还是逃跑吧
   跑了没两步就又被拽回来了
“看来还是我给你换吧”玉藻前说着就要解雪童子的衣服
“住手啊,我自己换,你先出去”雪童子抱着纸袋把玉藻前从屋子里撵了出去
       ————————十分钟后
“换……换好了”
玉藻前在来开纸门后,看到雪童子穿着黑色的水手服,可能是有点买小了,露出了白皙的腰部,腿上穿着黑色学生丝袜,迈着小内八字,双手绞在身后,红发带放在一旁,白发披在肩上,总之很可爱就是了
“看够了吗,看够了我就换下来了”
雪童子见玉藻前半天不说话,便想赶紧把衣服换了,不然待会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他是异装癖呢
“……没有,不许换下来”玉藻前捡起一旁的发带,系在雪童子的头发上,环住雪童子的腰,在雪童子耳边说道
“这些天没陪着你,抱歉了,我的小雪”
“都说了,不要叫我小雪了,还有,我才没有想让你陪着”雪童子感觉自己的脸快要热炸了
“呵,妖狐都告诉我了哦,今天好好补偿你一下,如何?”
“不如何,你……”玉藻前趁着雪童子抬起头的功夫,低头吻上了雪童子,按道理说这种时候应该闭眼睛的,但是两个人都睁着眼睛,雪童子才发现玉藻前的眼睫毛好长,反应过来他们在干什么后,脸红的和寄生魂似的,玉藻前再看到雪童子脸红后,满意?放开了他,把他抱在怀里
“好甜啊……呐,小雪原谅我吧”怀里的小兔子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蹭了蹭他的衣襟,玉藻前知道,他原谅他了
   








当然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角落处的黑影

“百目你录下来了吗”
“嗯,花鸟卷这次本子买多少钱”
“给你们打折,大概明天就给你们”
“拍下来没,这很有收藏价值的”
“喂,你们几个小点声,别被发现了”
“哦哦”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角落里的几个黑影消失了





三天后,寮里的式神们看雪童子的眼神都变了,罪魁祸首是一张他穿着水手服被玉藻前抱在怀里的照片……背锅的当然还是晴明大人
晴明:“我冤……”




——————————————————
求各位大大产粮呀……刀子也行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