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九楼

天降初雪(完结)【玉雪】 微【匣百】

完结,以我的水平能写到现在我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私设如山,自备救生衣,避雷针
嗯,欢迎在私信处提意见

——————————————
“他……还是回来了,这一次,我觉不会让他离开”——玉藻前

快过年了,京都上下都喜气洋洋的,这个阴阳寮也一样,明明是冬天,但是有点神经质的桃花花还是拽着樱花花让庭院里的花树在冬天开出了花朵,一边下雪一边落花的景色,让玉藻前想起了晴明找他时的场景,当时他完全沉浸在失去雪童子的痛苦中,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想去死,去陪雪童子,但是摆渡的女孩说,他如果死了,雪童子就白送出自己的灵魂了。所以他不能死。晴明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樱花树下,看着满天飞雪发呆
来到这个寮里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里,玉藻前见识到了他的大外甥那非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抽卡技术,玉藻前知道为什么晴明会去找他了。(这里玉藻前设定为是绘卷活动获得)
这几日卖药郎降临平安京,他那大外甥攒了一堆的票,希望能抽到一个ssr,顺便把卖药郎凑齐了。
“唉,玉藻前大人,你不去看看阿爸抽卡吗?”百目鬼的声音将玉藻前的思绪打断
“不了,我去和神乐带狗粮去了”。这个百目鬼他认识,但是不熟,在这里见到她,也是蛮意外的。
“玉藻前他,不知道雪童子是可召唤的式神吗?”匣中少女问到。
“不清楚,知道又有什么用,晴明那么非”
百目鬼靠在匣中少女的肩上说。
“看他们俩的缘分吧。”
匣中少女顺势摸了摸百目鬼的头发,滑滑的,手感不错,匣中少女心想。
“对了,为什么雪童子都死了,却还能召唤呢?”百目鬼问
“隔壁家傀儡师也死了啊,妖怪的世界很难懂啊!”
匣中少女抬头望着天说

当天下午,玉藻前回到寮里时发现庭院里非常热闹,
“怎么了?难道是晴明抽到ss……嗯?”
晴明抽到了雪童子
他知道雪童子也是能够召唤的式神,但是由于晴明太非了,所以他也没抱太大希望
  玉藻前不知道自己后来干了什么,只知道回过神后,半个寮的女式神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他……有的还拿着录像机之类的玩意
彼岸花你手里的照相机怎么回事?
花鸟卷你在本子上奋笔疾书的干嘛呢?
还有……我怎么抱着雪童子……
     雪童子被玉藻前抱住的时候大脑迟钝了一下,接着就开始挣扎着想跑,当然玉藻前是不会让他跑掉的。玉藻前一手扶住他的头,一手圈住他的腰,紧紧地抱着他,仿佛一松手,雪童子就消失了。
晴明过来时正好看到玉藻前抱着雪童子,雪童子挣扎着想要逃跑的一幕,
(八百:呵呵呵,晴明大人你来的也是真够即使的了)
“咳咳,大舅您老现和我去打个大蛇,让雪童子去和姑姑刷刷经验,人家雪童子才刚来,您老别吓到人家。
一下午就这样鸡飞狗跳的过去了

   当晚,又下雪了,雪童子一个人坐在寮里的温泉池里,抱着膝盖,垂直眼帘幽幽地盯着泉水,想着心事。
“死而复生了不高兴?”
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雪童子回过头,发现是玉藻前。
玉藻前靠在池壁上,扇子一搭没一搭地敲着头,懒洋洋地看着他。
雪童子愣愣着看了玉藻前一会,才想起来,自己只裹了条浴巾……
雪童子耳朵一下就红了,转过头,冷着脸说
“你,把头扭过去”
“同性你害什么羞啊,反正看都看了”
玉藻前看到雪童子明明害羞的要死却还有强装镇定的样子,索性耍起了无赖
“你在地府里说得那些话我可是听见了哦,呵呵,没想到我家小雪这么……”
玉藻前话还没说完,就被雪童子打断
“听见了就听见了,你既然喜欢的是她,就别来找我,我怎么样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雪童子又披上一条浴巾,准备离开,确被玉藻前一把抓住了手腕
“所以,你就去找阎魔那老太婆定下那么荒唐的条约?要不是那个摆渡的,我连你死得活得都不知道”
“再说一遍,那是我的选择,反正我之前差点捅死你,这也算扯平了,你杀了奶奶爷爷的帐我还没和你算,不想死就别来烦我”
玉藻前被雪童子气笑了,还想在说什么,可是雪童子已经跑了。

雪童子回到房间,躺在榻榻米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真是的,明明告诉摆渡的女孩不要告诉玉藻前,她怎么……这下跳日本海也说不清了,玉藻前……他怎么可能接受我……诶呀真够麻烦的啊”
雪童子郁闷的蒙上脸……睡着了

蒙头睡了一夜的结果就是醒来后头疼的要命
雪童子揉着太阳穴从屋子里走出来,走到庭院里
好巧不巧,玉藻前也在
他看了眼雪童子,就将视线转向了别处,
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中午斗技结束,晴明安排了一些式神去做委托任务,有一组是要协助十兵卫保护大家的,一伙输出就剩下玉藻前,晴明想让玉藻前带雪童子去涨涨经验,赶紧满级了,顺便让他们两个缓解一下关系。
  
    雪童子不想和玉藻前分在一个组,但在晴明的软磨硬泡下,也只好妥协。去往委托地点的路上,玉藻前走在前面,雪童子在距离他十步的地方不远不近地跟着
“真的就那么讨厌我?”
雪童子半天才意识到玉藻前在和他说话
“算不上讨厌吧……”怎么会讨厌你呢?该担心被讨厌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玉藻前在听到雪童子的话后,满意的勾起了唇角,当然,他走在前边,雪童子看不到的。
     两人到了委托地点,开始了战斗,玉藻前挥动着手中的折扇,紫金色的狐火将一伙小妖怪打得落花流水。雪童子将雪走横于身前,看着不远处的玉藻前,垂下眼帘,
“他还是那么厉害,不愧是三大妖王之一,像我这样的小妖怪,他是不会放在眼里的吧……”
逞着雪童子走神,一个小妖怪溜到他的身后,将手中的刀插进了雪童子的后背,雪童子跪倒在地上,嘴角流下一道鲜红色的血。
“又要死一次了吗……又给他惹麻烦了”
玉藻前在结束他那边的战斗后回过头,正好看到雪童子倒下的那一幕,他一个狐火就将偷袭雪童子的那个妖怪炸得灰飞烟灭,玉藻前拔出插在雪童子身上的刀,手忙脚乱地给雪童子简单的处理伤口,却因为动作太毛燥,反而弄的雪童子疼得皱了皱眉,玉藻前抱起雪童子往阴阳寮的方向跑去,雪童子闭着眼睛,轻轻地说到
“玉藻前,我是不是又要死一次了……”
“说什么傻话呢?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骗我,我现在可是受伤了。”
雪童子极小幅度地弯了弯唇继续说
“玉藻前,你知道吗,在地府我快死时候,我想到了你呢,很搞笑吧,我居然喜欢上了自己的仇人,那个仇人还是有恋人的”
玉藻前碰了碰雪童子的额头
“有点烫,雪人也会发烧啊,都烧得说胡话了”
雪童子听见玉藻前的话,将头埋在玉藻前的怀里,睡着了。你认为是我发烧烧傻就认为吧,我无所谓了,这是雪童子睡着前最后想到的事情。
雪童子再次醒来时,是在阴阳寮他自己的房间里,当时已经是深夜了。雪童子正准备起身活动活动,却发现玉藻前伏在他身上,握着他的手,睡得正香。头上的狐耳还抖了抖,雪童子把那只狐耳抓在手里,暖暖的,软绵绵的。
“好玩吗?”
传来玉藻前的声音,雪童子正打算收回手,却又被玉藻前抓住手腕,玉藻前看了看手中幼白的腕子,又看了看眼前小小的瓷娃娃一般的小妖怪,将他拉到了怀里

雪童子被吻住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因为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少年而已,从柔软的唇瓣到舌尖,都只能让玉藻前带着走。直到雪童子因缺氧难受而推了玉藻前一下,玉藻前才将雪童子放开。玉藻前看着雪童子,雪童子红红的唇微张,喘着气,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水雾,玉藻前用指尖轻轻划过雪童子白皙的皮肤,搂过雪童子的脖子,将他抱在怀里。
“玉藻前,你这是干什么?”雪童子在缓了半天后,有些生气的问到,见玉藻前没有回答,便挣扎着想要逃脱。
“别动。”
雪童子并没有听玉藻前的话
“听话,别动,再动小心伤口裂开了”玉藻前半哄半威吓道。
“你为什么救我?不怕我杀了你吗?”
玉藻前轻笑出声
“先不说你能不能杀死我,就先说,你舍得吗?”
雪童子抬起头,正好对上玉藻前金色的眼睛,玉藻前不知何时摘下了面具,雪童子一时间看呆了,他觉得除了他,没人再能配上绝代风华这个词了。
“不管你舍得舍不得,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死去,雪童子,我爱你”
雪童子听到这句话时,眼睛一下瞪大了,他从未想过玉藻前会爱上他,只能在离开他的数千多日里将感情深深的埋在心底,甚至最后带入地狱。
玉藻前看着雪童子一幅被吓到的模样,温柔地吻了吻他的额头,对雪童子说
“那么以后,就请和我在一起吧,好吗?小雪”
“嗯……”
次日,玉藻前搂着雪童子,站在樱花树下,看着樱花雪花一起飘落,两人对视一眼,露出了微笑。

————————————
真的很喜欢这对,希望他们能一起走下去

吃这对的小伙伴都不见了,只能天天去隔壁蹭蹭暖气
免得冻死T_T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