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九楼

天雪初降(雪)

第一次写,不好请发私信骂
——————————————

“只要他能高兴,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雪童子

大火席卷了整个京都,天空都变成了血一般的
红色,九尾大妖静静地俯视着下方的火海。
“你满意了吗,玉藻前?”一位白发少年出现在被叫做“玉藻前”的九尾狐身后。
“我要京都化成灰烬,让这些人类下地……”
话未说完,雪童子的刀就已经插入玉藻前的身体,“呵……”狐妖倒下了。
雪童子对身后的阴阳师说:他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保证他不会在伤害人类了。安倍晴明点头同意了。

玉藻前再次醒来时,是在距离京都十万八千里的一座小村庄里,这里樱花树到处都是,从他的角度,正好能够看到门外的樱花树,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雪童子将雪走插入他的身体
“没死吗?这心慈手软的性格可一点也不像应我妖气而诞生的妖怪”
“醒了?”
雪童子抱着一只兔子走进来。“你为什么阻止我?” “一对收养我的老人被你杀死了” “我的孩子被阴阳师杀死了” “那也不能成为你伤害无辜的理由!”
雪童子几乎是吼着说完最后一句。玉藻前迅速的掐住雪童子的脖子,“你的意思是,我的孩子还有巫女就死有余辜了吗?”雪童子居然流泪了,眼泪划过脸颊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不像是没能给老夫妇报仇的失望,而是一种说不清的情感。
玉藻前看到雪童子哭了,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放下了手,叹了口气,不再理会雪童子了。当天晚上,雪童子梦到了他出生的那座神社,还有与玉藻前还有巫女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梦到了玉藻前微笑地递给他一个风车,梦到了自己趴在玉藻前的腿上听他讲故事。
后来雪童子一直和玉藻前住在一起,雪童子一直想打消他复仇的念头,希望他能够放下心结,过得幸福一点。玉藻前时不时的拿出巫女吹的那支笛子,睹物思人。有一次,雪童子从外面回来,看到玉藻前拿着笛子,一个人站了一会,将买给玉藻前的酒放在他身边,便走开了。
有时,雪童子会强拉着玉藻前出去,尽管玉藻前似乎有点嫌弃,但是还是会跟着他。雪童子为了让玉藻前脱离过去带给他的痛苦,经常拉着他出去看风景,逛集市,玉藻前也总是一幅嫌弃的样子。一日,雪童子又看到玉藻前拿出了那支笛子,“我……原来一直在给他添堵……吗?他心中,只有巫女,和他的孩子……我始终只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雪童子去了冥界,他去找阎魔,让阎魔用他的灵魂换回巫女的灵魂,他清楚了自己对玉藻前的感情,同时也知道,自己呆在他身边,只会给他添堵,玉藻前的心中没有他雪童子的位置。雪童子希望能让巫女复活,他希望玉藻前能幸福。
“抱歉,即是汝以灵换灵,也无法使其复活” “为何?您不是掌管人类生死吗?” “那个女子已经被天雷劈得魂飞魄散了” “那,能以我的灵魂,换一个有她的梦境吗?”雪童子想起了玉藻前在梦境中的伤心的表情,问到。
“就只为了一个梦境,付出灵魂吗?”
“嗯,至少在永远离开他前,做一件能让他高兴的事情,那怕只能给他一个梦境也好”
“好,汝和判官去找摆渡的人吧”
雪童子跟着判官去了三途江岸边,一艘小船停在那里,摆渡的女孩对雪童子说:上了这艘船,你就不能回头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不会后悔的,只要玉藻前他好好的活着,不在伤心难过,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小船使向地狱深处,雪童子最后回望岸边,轻轻的说:“玉藻前,你一定要幸福啊。我……”最后一句雪童子没有说出, 但是前一句玉藻前永远也听不到了。
“就让这本就不该出现的感情,流入地狱吧”

————————————
吃了这么久的粮,才发现我是个玉雪雪玉通吃
吃这两对的同志们你们在哪啊?自己一个快冻死了!

评论(9)

热度(47)